临沂调查公司私人调查
新闻中心

抗战前知识女性的婚姻观

发布时间:2014-02-25 07:19作者:admin浏览量:

抗战前知识女性的婚姻观是民国期间一种激进的思想观念。觉悟的知识女性树立了崭新的婚姻 观,认为婚姻应以爱情为目的,注重对未来丈夫个人的考量;女性应掌握自己择偶的权利,主张建立“小家庭”;号 召晚姆节育,婚后继续工作;主张离婚自由,甚至部分人抱独身主义。该婚姻观是民国政治、经济、思想、教育、法 律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对于启迪整个妇女界之思想,变革中国的传统家庭,促进社会的文明进步,乃至以 “家庭革命”推动“社会革命”等方面,都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余英时先生说中国近代一部思想史就是一个激进的过程(process of radicalization),.................................... 这是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一个特色。”⑴此言一针见血地 道出了近代国人思想发展的总趋势。近代以还,国 人不仅对政治、经济、文化的认知呈日渐激进之势, 而且对婚姻和家庭的认识也日益激进;并且从某种 程度上说,激进的程度往往与其文化水平成正比, 民国时(截止抗战前)知识女性的婚姻观即颇能说明这一征候®。知识女性为社会精英的一部分,她 们的思想可谓时代思想观念的一个标尺。因此笔 者希望通过对她们婚姻观的解读,能够管中窥豹, 从一个侧面探讨民国时期女性知识分子思想观念 演变的历程。
―、抗战前知识女性的婚姻观
民国时期知识女性的婚姻观念异彩纷呈,言说 不一,但其中仍有大致的思想脉络可以追寻,民国 时期一些有关婚姻和家庭的社会学调查可作为其 表征。这些调查基本上以女性知识分子为对象,涉 及的人数和范围十分广泛,问卷设计较合理,颇具 代表性。
关于婚姻的目的,1929年《社会学界》发表对全 国14个省知识女性的婚姻调查(以下简称《学界》 调查),被调查女性多数认为“结婚是爱的结果,可 以免去人生的寂寞,能够寻找人生幸福”;同时“结 婚能发展男女两性,为社会造幸福”&。1930年《社 会问题》发表对燕京大学60名女生的婚姻调查(以 下简称《问题》调查),她们将婚姻目的归为4项,打 分后各项的顺序依次是:“调和人生干燥206分,教 养子女176分,继续人种116分,伺奉父母76 分。” [3]从以上描述和统计中可以看出,知识女性缔 结婚姻多以追求爱情和幸福为目的,“传种接代”的 婚姻目的已非首选,并且在逐渐淡化,说明她们已 大体走出了传统婚姻观的樊篱。
关于择偶观,1927年《学灯》杂志分三次公布 “中国之家庭问题”征求案的调查结果(以下简称 《学灯》调査),从其中44名由知识女性占主体的女 子的答卷来看,她们择偶的标准按关注程度依次为 “性情、健康、办事能力、教育造诣、性道德、相貌体 态、经济能力、家世清白、父性。”W —_ 1929年 《妇女杂志》发表了一个对南京市学生的婚姻调查 (以下简称《妇女》调查),该市女生的择偶标准,依 重要程度排列为“性情、学问、容貌、家资、品格、体 格、思想、同情心、治家能力、门当户对。”&《问题》 调查则透露,燕大女生择偶的标准,按分数的多寡 依次为“性情、学问、身体、才识、年龄、相亲、家 世。,’13]从以上调查来看,知识女性多把性情列为首 选目标,证明她们更多地关注婚姻生活的内涵,希 望两性融洽,婚姻长久。当时大男子主义思想尚为 严重,知识丰富、思想进步的知识女性恐婚后成为 男子的附庸,所以要寻找性情温和之男子,以期得 到充分理解和尊重,进而维持深厚的感情和较高的 婚姻生活质量。
关于订婚的方式,《学界》调查展示了 14省知 识女性的选择,53.4 %选择“社交公开”,21.6 %选 择“自由恋爱”,15.8%选择“朋友介绍”,6.7%选择 “随时应便”[2]。《问题》调查中的燕大女生,订婚方 式稍有不同,81. 7%选择“友谊”,8. 3%选择“恋 爱”,6.1%选择“交际”,3.3%选择“托人”K。可以 看出,大部分知识女性主张循序渐进,先从互相了 解人手,然后培植“友谊”直至建立“爱情”,方可订 婚。这种先恋爱后结婚的方式应该是当时知识女 性婚恋观的主流,它已经远远超越了父母之命、媒 妁之言的传统婚恋观。
关于婚姻的选择,«学灯》调查在问及“关于婚 姻之裁定”时,84%的女性赞同“本人做主,但须征 求父母同意”,32%赞同“宜完全由本人做 主。《学界》调查的结果较为复杂,在未订 婚者当中,“愿自订”者占62.5%,“愿合订”者占 30.8%,“愿旁订”者占5%,“随便”者占1.7%[2]。 《问题》调查的结果也是泾渭分明,主张“自主,征亲 意”者占66.7 %,主张“亲主,征己意”者占16.7 %, 主张“完全自订”者占10%,主张“完全家订”者占 6.1%[3]。通过以上的统计能够看出,知识女性普 遍希望把握自己婚姻的选择权,即使征求父母的意 见,也多在自己同意以后,这表明她们已基本上挣 脱了包办婚姻的牢笼。

关于结婚的年龄,《学灯》调查显示,91 %的女 性赞成“女子二十以上,男子二十五以上”,当问及 结婚年龄在“女子二十五以上,男子三十以上”时, 仍有26%的女性表示赞同⑷㈩11^111)。在问及“你预 备何时结婚?”时,《妇女》调查中的南京女生有32% 表示“尚未定夺”,有27%准备在“25 ~ 30岁”结婚, 有14%表示“不打算结婚。”[5]在《学界》调查中,愿 意在20 ~ 25岁之间结婚的为数最多,占被调查知 识女性的67.5%,其中愿意24岁结婚的占37.0% , 愿意25岁结婚的占49.9%。其他愿在26 ~ 30岁 之间结婚的占20.8%,愿在31 -35岁之间结婚的 占3.3%,另外还有一些表示“愿在大学毕业以后, 过了求学时期,等到经济独立时期”才结婚[2]。《问 题》调查也表现了大致的趋势,40%的燕大女生主

张25岁结婚,25%主张经济独立后结婚,15%主张 26岁结婚[3]。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知识女性普遍倾 向于晚婚。同时也可以看出,随着知识的增长,知 识女性经济独立的意识也越来越强。
关于家庭观,《学界》调查表露,14省的知识女 性有79%赞同“小家庭制”,12. 5%赞成“大家庭 制”,6%同意“中立”[2]。可见知识女性对小家庭的 倾向十分明显,她们普遍认为“小家庭的经济问题 易f解决,夫妇感情易于维持”,“每个人可以自由 发挥个性,免受家庭无意识的误会及猜疑。而另 一份调査的结果也大同小异,《问题》调査中50%的 燕大女生同意“只与父母同居”,41.7%主张“另组 家庭,但负担生计。”[3]从两个调査中能够看出来, 小家庭制颇受知识女性青睐,宗法制大家庭观念则 日渐淡化。
关于职业观,《学界》调查显示,79.5%的知识 女性表示“愿意参加社会工作”,12.5%表示“不愿 意参加”,另有8%保持“中立。”[气问题》调查的结 果也大致类似,75%的燕大女生赞成“婚后社会服 务”,10%表示“不赞成”,10%表示“不论。”[3]两种 调査的结果使知识女性的倾向一目了然:她们大多 希望婚后继续工作,以便保持经济独立,同时能将 所学奉献于社会。这种自立自强的思想无疑属于 现代婚姻观的范畴,已远远超出“男外女内”的传统 职业观。
关于生育观,首先对于子女的数目,《学界》调 査中71.5%的女性表示愿要“二男二女”,18%愿要 “一男一女”,3.5%愿要“一男二女”,3%愿要“一女 二男。《问题》调査中的子女数目略有减少, 56.7%的燕大女生表示愿意生育“一男二女”, 26.7%愿意生育“一男一女”,5%愿意生育“二男二 女。”t3]由此可见,知识女性赞赏的子女数目多集中 在2~4个左右,而且既有男又有女,这无疑是当时 男女平等思想日趋流行的一个体现。其次对于生 育节制的观念,《学界》调査中,90.5%的知识女性 表示“赞成”,2.5%表示“不赞成”,7%未答。而 《问题》调査则清楚无疑地表明,受查燕大女生 100%表示“赞同生育节制”[3]。可见思想开明的知 识女性容易接受节育的观念,而且教育程度愈高, 愈是如此。
关于离婚的态度,《学灯》调査中93%赞成“双 方同意,即可解除婚约”,43%同意“有一方不愿同 居时,即可解除婚约。” W(PIM)《学界》调査也大致相 类,91%表示“赞成离婚”,7.5%表示“反对”,1.5% 表示“中立。《问题》调查的结果大同小异, 36.7%的燕大女生主张“双方同意,始可离婚”, 33.3%主张“无爱情即可离婚”,16.7%主张“一方 不愿即可离婚。”W累计共有86.7%赞成离婚。从 以上统计可以看出来,离婚已普遍为知识女性所认 同,说明婚姻自由日益成为知识女性追逐的潮流, 但显而易见她们对待离婚的态度有些随心所欲。
关于独身的意见,《学界》调査中有94.5%的知 识女性表示“不赞成”,有5.5%表示“赞成。”[2]《问 题>〉调査中有53. 3%的燕大女生表示“反对”,有 25%表示“赞成。”(燕大的两个意见加起来不到 100%,笔者怀疑可能统计数字有误,或有人未填写 调查表格)W从中来看,反对独身的意见尽管占有 压倒性优势,但赞成独身的也为数不少,这表明独 身的想法在知识女性群体中具有一定的影响,虽然 赞成者最后未必真正独身,但从一侧面确乎证明当 时知识女性婚姻观之“激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