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调查公司私人调查
新闻中心

调查公司发展迅速

发布时间:2014-02-25 07:21作者:admin浏览量:

调查业是近几年崛起的新兴行 业,市场调查、民意测验、政策分析、产 品派送、服务质量跟踪,调查公司无孔 不人。一时间,科学决策,调查先导仿 佛已成为企业家是否现代化的衡量标 准,国内企业与国际上的一些跨国公 司仿佛相距并不太远。然而据调查业 内的权威人士坦言:国内调查公司的 客户中外国企业最少占到60%,高者 可达90%,如果单纯依靠国内企业,毫 无疑问先得学会忍饥挨饿,大的发展 是不可能的。市场经济的利剑把一切 都变得简单而明了。
调查公司离我们有多远
几年前,调查公司对于许多人而 言还是个新鲜事物,在街上、在家里接 受调查时还会有一种被访问的兴奋与 新奇。今天,京城的百姓已经能有选择 地接受调查,对于一些距离他们遥远 的问题,他们已经习惯冷静而婉转地 拒绝作答、表态。人们对待调査态度的 变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京城调查公 司的发展状况,由陌生到熟悉,由小到 大,由狭窄的领域拓展到广阔的空 间。调查业是信息服务业的一种,它接 受企业、个人、政府机构和非政府机构 的委托,运用现代社会调查手段和政 策分析技术,独立完成各类定量与定 性研究项目,为客户提供调查服务。
中国最早的调查公司,确切地讲 商业调查公司最早成立于广州,相对 于内地经济,广州更早地跨入市场经 济,商业气息更浓厚。从1988年第一家 商业调查公司问世,至今广州的调查 公司仍走在前列,目前国内最大的调 查公司华南调查公司就崛起于广州。 北京的调查公司要晚于广州。最初的 调查机构往往称为社会调查所、经济 调查所,第一家以调查公司命名的是 1992年成立的零点调查公司。它的创 立标志着京城调查公司真正商业化的 开始。1993年下半年至1994年,调查 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间倒闭者 有之,新崛起者有之,总数保持在60家 上下。现在国内最大的一家是国家统 计局所属的“华通人”,其营业额将近 1000万元,其次是零点调查公司,营业 额在800万元左右。而“大视野' “商 情”、“21世纪”、“源流”等公司也不甘 示弱,割去了调查业这块大蛋糕上的 相当份额,可以说中国的调查市场从 无到有、从小到大,其中凝聚了调查公 司很多心血。调查公司正一步步走近 中国寻常百姓。
据调查业内的人士介绍,今后几 年将是调查业飞速发展的黄金时期, 抓住机会就会获得巨大的发展;而要 想获得发展首先要有客户,因此可以 说谁抓住了客户,谁就获得了发展的 机会。
外国的企业会花钱?
信息是决策的前提,要想成功地 开发市场,推出产品,为自己的企业创 名牌,就要以准确的信息为基础。外国 企业在品牌大战中频频得手,从寻常 的日用品、家用电器到电脑、大哥大、 汽车……使得这些洋名牌个个闻名遐 迩,家喻户晓。对此我们不能简单地归 咎于国人的崇洋心理o应该看到,国外 企业在产品开发上的确有许多值得我 们借鉴的东西。重视市场调查,能够大
手笔地投资于产品开发前的市场调研, 产品投放市场后,各种跟踪调查又在不 断地反馈,以改进产品完善服务,这是 外国产品能够保持名牌地位并长盛不 衰的法宝。现代社会是信息的社会,当 代的经济也正在向信息经济过度。在每 件产品、每项劳务中物质的含量愈来愈 低,知识的、信息的、技术的含量愈来愈 高,这已成为现代人的共识。任何成功 的活动策划建立在准确充分的信息基 础之上。而调査就是集中地获取信息的 过程。事实证明:不是外国的企业钱太 多,而是他们认定:舍不出孩子,套不着 狼,有钱花在刀刃上。
让我们看一看零点调查公司的客 户名单,会有不少的启示。德国的拜耳
制药、瑞典的爱立信、美国的强生制药、 百事可乐、髙露洁、3M、宝洁公司、可口 可乐等大公司赫然在目,既有产品开发 前的市场需求调査,又有产品投放后的 反馈、服务质量的跟踪、产品知名度的 宣传。爱立信每年对客户进行例行调 查,旨在时刻跟进通信需求的新动向; 宝洁公司自己设有调查部,拥有世界先 进水平的专家进行市场调查,但在完成 调查之后,他们仍然会请专业调查公 司进行同一项目的调查,以求调査信息 的客观准确。对于这些大的跨国公司, 拿出开发项目资金的一部分来做市场 调查是很合算的事,同时由于国内外调 查公司的费用差价,也使得一些大的公 司愿意到中国的调查公司来做,国内调 查公司的费用与外资调查公司的费用 比在1/ 6之间,而有些外资调查公司 接手一些调查项目后也要借助或根本 就是通过一些国内公司来进行。因为毕 竟最了解中国这块大市场的还是中国 人自己。所以外国公司只花了一小部分 钱就买走了我们的各类商业情报,进而 占据了大块大块的市场。
中国企业家梦醒何时
相对于国外客户,在零点公司客户 名单上的国内客户中几乎没有什么大 的企业,基本上是一些国家机构、文化 事业单位,如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 劳动部、国家科委、北京市政府、新华 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调査公司分 为纯商业性的和商业性加民意性的。广 州的调查公司多为纯商业性的,北京的 —般是兼做一些民意调查,旨在提高 知名度。像美国的盖洛普公司尽管其营 业规模在美国要排到第17位,但由于 它悠久的历史和它在总统大选前的民 意测验中享有的声誉,它的知名度要排
到第一位。因此接受一些政府机构委 托的民意调查,往往可以扩大公司的知 名度进而获得商业上的竞争力,但前来 洽谈的国内企业中,能够有1%的成功 率就不错了,相对于国外客户6070% 的成功率自然不能令人寄予厚望。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但最突出的是国内企业家对于调査的 认识仍处于初级阶段。国外早在40年 代就有了调查公司,尽管最初是从民意 测验开始,但到60年代大规模的商业 调查公司已经是很普遍的了,人们巳 经习惯于调查出真知,在未做行动前, 探究一下各方面的情况,什么时候开 始,怎么做,做多大等等。中国的企业家 尽管已经认识到信息的重要性,但真正 懂得调查的却不多,能够拿钱来做调查 的更寥寥无几。这一定程度上反映出$ 业家的素质跟不上现代化的要求,一_ 企业家根本就不清楚调查是什么,怎i 搞,以为调查就是做一个报告,来印证 他的观点,抽取样本可多可少,费用能 省则省;或者简单地将调查等同于作 广告而不在乎其科学性,以至国内企业 许多“可行性”都是想当然的结果,忽视 科学严谨的市场调查;还有一些企业家 尽管能够认识到调查的作用,但一涉及 到费用则缩手不前。作为一种资源,信 处的获取必然要付出代价,信息的精度 越髙,数量越大,相应的费用也就增加, 调查公司担负的研究费、礼品费、问卷 设计费、调査人员的劳务费等等,加起 来就是信息的价值,一些企业家却认为 费用太高不合算,可见对智力劳动的重 视程度不够,仍是国内企业家的通病。
开拓未来之路
可以说21世纪,中国这块大市场 是世界经济的动力,任何一个有眼光的 企业家都不可能忽视这块“大蛋糕 而要能够切下一块,就不能不进行科学 的调查,因此说中国的调査业正是遇 到一个新的发展机遇。然而不能单纯地 只顾眼前利益,而忽视长远的发展。对 于国内的调查公司而言,开发培育国内 调查市场,具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 国内的企业在竞争中总是被国外企业 打败,我们的民族工业如何发展?这也 不单纯是民族情感的问题,对于国内调 查公司自身的发展也是不利的。目前国 内外调査公司,有两家盖洛普和被埃森 尼尔森收购的亚太(不包括一些外资调 查公司的办事处)。做为外资调查公司, 除去不允许做民意调查外,他们并没有 受任何政策上的限制,相对于国内调查 公司,他们客户稳定、资本雄厚、具有相 当高水平的分析技术能力,最重要的 是,作为外资公司,他们很容易接到国 外客户,不用为客户发愁。而国内调查 公司的处境则不太乐观,怎样能够保持 稳定的客户?同时作为一门新兴的行 业,我们尚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如 何提高分析技术水平?如何进行有效的 人员管理、降低流动率、提高公司的工 作效率……培育国内客户具有迫在眉 睫的紧迫性,一些有远见的调査界人士 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他们巳经在有意 地培养国内企业家对这方面的了解,有 时候在进行一些项目调查时,他们往往 请企业主动参与调查,在调查的同时, 使其加深对调查业的了解。这种尝试无 疑具有深远的意义。让中国的企业家真 正了解调查,走进调查,这是中国调查 公司义不容辞的责任。